龙卷风

拒绝一切智障!脑子是个好东西,我也不奢望你们能有了!

虫绿有群吗?求个组织收留我一下啊!😭😭😭

脾气不好,别惹我…不骂人不代表不会骂人,再他妈犯贱小心我骂你个怀疑人生。

你妈死了还是你爹死了留下你这么个野种连买本钱都没有,到处乞讨还他妈xjb吠,都成丧家之犬了就不要拎不清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哪儿来的滚哪儿去!别他妈出来丢人现眼!傻逼玩意儿!跪舔还乱吠的一般是要被乱棍打死的知道不沈谢孽畜!

羊驼全灭:

贵沈谢能拿狗链栓好你家狗么,撒泼咬到了人可是要赔偿的惹


Angry River:



行了。让你妈把床收拾收拾。




我又回来了:







@无名 谢沈全是垃圾,初夜垃圾中的垃圾,去死!!!!!!!!! 








 @羊驼全灭  @Angry River 不是很能骂吗,来啊,谁怕谁!!!





扩!支持一下!

无名:

初夜/谢沈【世间安得双法】Boss级预售中~


购买链接戳这里哦:


冒泡下,再做个宣传吧~本子周边的图自己拿样品拍了下,然后确定了预售时间截止8月15号,截止后一个星期之内都能发出(没意外的话)

最后,谢谢大家帮忙宣传,谢谢~

我可滚你妈的吧!灵魂代言麻烦收一下!你他妈开天眼了还是咋的?

zjk:

排没一个字,另外附一句,世乒赛前临阵换帅,张继科的委屈怎么没人发声呢。最后还是他被推到风口浪尖,若你们真的有情有义,烦劳替科科和他的肖爸说几句吧。


屿树:



我是一个迷恋“热血”的人。




早两年看琅琊榜,莅阳长公主金殿呈冤,无数“臣附议”的声音从耳机内传出来,让我很没出息的流了泪。




看和田光司的现场版butterfly视频,一个人缩在被子里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同时却也还热血沸腾着。




但是昨天他们发声的时候,我没有觉得很燃。




我没有燃烧,也没有感动。微博和乐乎上有无数人都在质问:你们这些说风凉话的人怎么这么冷血啊?!说的对,我就是冷血。




也不看看凉我血的人都是谁。








这个圈里,难道还真正存在所谓的“正义”吗?




刚才我打了几大段字,最后干脆都删掉了。阴谋论我自己吞好不洗脑别人。但说实话,到现在还相信这个队伍有团爱的,我报以真切的同情,另外还想说一句,傻逼。




琅琊榜里,靖王与梅长苏决心营救卫铮,言侯说:“明知是陷阱,是虎狼之穴,可是仍然要闯;利弊得失如此明显,却仍然要去救。如此愚蠢却又如此有胆识的人,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




这段话曾是我某段时期的精神寄托。理想主义者嘛,矫情。但是昨天翻微博评论的时候,我居然发现有人把这段话用在国乒身上。




真是可笑。




为情还是为利,分辨起来有这么难吗?








我写过一篇all獒论坛体,娱乐圈au,科科是导演。有个姑娘评论说,如果这些人能出现在同一部电影里就好了,拍一部明星贺岁片,或者是耿直科不小心得罪了某个抱团集体导致被封杀,所以大家一起给他救场出头。




我当时看了这条评论,第一个反应是卧槽,好他妈带感!但是紧接而来的,就是无穷的悲哀。




真的是紧接而来,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突然想起这件事,可它就是出现了——在现实里,当科科被舆论指责谩骂,当科科平白无故受了委屈的时候,可没有人为他出头啊。




没有。没人这么做。




他们云淡风轻,他们明哲保身。这个圈里的人啊,对他向来是锦上添朵花,从未雪中送过炭。








而此刻,你却告诉我,情义千秋?




笑话。








不为利益,谁愿意蹚这趟浑水。




这个圈子的“情”,你还没看透吗。




况且后来发博的那几个人,容我嘲讽一下,你们连战场都没上,何来的“无心恋战”?




可不可笑。




不过脑子就跟着排队型,真感动啊。








况且,退赛这件事,最起码在我这儿是无法容忍的。




生平第一次开地图炮,我认真的说,所有认为退赛正确的人,你们都是傻逼。




发声是态度,退赛是行为。纵然你有千万个退赛的“正当理由”,譬如“你不把某教练还回来我们就不干,没有他我们不想打球,我打球不是为了国家荣誉而是为了我的教练”,或者是粉丝们口中所谓的“政治不能干涉体育”“这是场小比赛,所以退赛无关国家荣誉,请不要上升”等等等等,都不是可以退赛的理由。




他们是国家运动员。国家乒乓球队。不是学校社团里随意拉起的兴趣孩童。




有人说体育总局真他妈不是人,丢人丢出国外去了。可我想说,国际比赛赛中集体因为这种原因退赛,到底是谁丢人?




口口声声的为国而战。




我只知道,我的哥哥用生命去拼搏的赛场,就这么被他的“战友们”侮辱了。




我无法谅解。




任何原因都不行。




你他妈对得起谁。








维权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方式不对。




某些粉丝嘴中的退赛尤其可笑。不是大赛就可以退赛,那你们嘴中的荣耀,信仰,国家,难道都死了吗?




赢了比赛后漂漂亮亮的发言发声,为你们心中的正义站街出头,总比不顾职业道德半路弃赛强吧。








昨晚的热搜榜也挺好笑。




买热搜也不带这么玩的,一连十几个,真以为你们圈火出全宇宙啊,不瞎好吗。




口诛笔伐的路人更是让人心寒。




路人终究是路人,看见可以“热血”之事就自诩正义的添一把火,第二天天亮之后,他们便不会再关心这火是否还烧着,温暖是否真的来了。








在这件事情里,抛除对未来的顾虑,唯一让我真正悲哀的事只有一件。




昨天夜里闹得这么大的事,今早醒来,也都被掩盖了。








和事件的对错无关,只是我看了,挺心寒。




这就是这个社会啊。




你们曾经视为武器的力量,终究也把刀剑对向了你们。












最后忘了提一句。




我他妈真喜欢邱贻可啊。




谢谢你陪在他身边,谢谢你逗他笑逗他开心。




也许你对谁都很好,但是你真心对他好,就冲这点,我敬您。






你命由你不由天
我心由你不由圈
无人可并肩

男人老狗

暮安:

只跟张继科先生一个人有关的小说。无关cp,不打tag,有缘者见。






十年前,张继科不是胡子拉碴的黑皮核桃,也没有那么多姑娘关心那么多姑娘追。当时的张继科白白嫩嫩清清秀秀骨子里却逆反的不行。十年前的我俩,常见画风就是穿个大裤衩子夹个人字拖,一屁股坐在马路牙子上,分开双腿抵地手肘支在膝盖上,上身前倾嘴里不住吹着手里烤的流油的串串,在夜晚青岛颇有凉意的咸腥味海风里美滋滋摇头晃脑,十足的俩大爷。

日复一日的撸串小摊老板都认识我们了。看见我俩的影子,立马不用吩咐就自觉拿了惯有的分量,连辣酱刷几下蘸多少烤到什么成色都不会出一点差错。我俩也不说什么,自觉地就溜到旁边的马路牙子那里坐下。那处马路牙子也是我们的老熟人了,上百天下来被我们的屁股磨得光溜溜,我觉得它肯定熟悉我俩屁股的温度,也认识我俩被刮得粗糙的裤子。

我一直觉得张继科不可能永远待在这个海边小城,尽管这个地方有海有沙有阳光,帅哥美女满街逛,但他就是待不下去。

果然有一天他嘴里呼哧呼哧吹着串串,含含糊糊就跟我说了。他说傻子,我要回一队了,老子终于打回去了。

我当时直接就忘了舌头的翻滚,微一愣神间就被烤鱿鱼烫得嗷嗷猪叫。他看了就很嫌弃我,皱着鼻子眯着眼睛嘴里啧啧着,不要吐啊不要吐啊浪费可耻浪费可耻……我靠你口水都流出来了算了你还是吐吧。

所以我就吐出来了。我手肘撑在膝盖上,叉着双腿低着头看夜色里黑漆漆的地上金橙色的一坨鱿鱼。它沾着金灿灿的油花和我的口水,在小摊昏黄的灯光下幽幽地反着光。

当时是2006年,张继科刚在全国锦标赛上打进八强,顺理成章接到了返回国家一队的通知。离他被退回来已经过了两年了,我们都不知道国家队那边发生了什么。那是国家队,中国乒乓球队,赛场上披荆斩棘的战神在这个炼狱里摸爬滚打皆似疯魔。一个不留神就可以被挤到一帮人之后,何况还是被发配边省队两年的张继科。

两年前的熟人们怎么样了?当时那些青涩的小屁孩们还跟着老大哥身后屁颠屁颠吗?回去会不会看见从未见过的新面孔?

谁他妈知道。

张继科凑过脑袋来跟我一起惋惜吐掉的烤鱿鱼,他说算了算了再买一串就是了。

我说狗子你他妈知不知道你要回去你的路会多难走?张继科说我不知道。

看着他这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我莫名就有点委屈,为他两年前的经历委屈,也为他现在这个一往无前的样子委屈。

不知道你还愣是发了疯把自己往那条路上赶。

我是不知道啊,不知道怎么啦,走就是了。

我深深看着笑得张扬肆意的狗子,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转头痛心疾首地朝着老板大喝一声,再来十串烤鱿鱼!

张继科一直叫我傻子,不高兴的时候嫌弃我的时候再到前面加一个二,二傻子二傻子的直叫唤。我不甘示弱,就叫他狗子,他叫我二傻子的时候我就叫他二狗子,等到他瞪我了就服个软,尊尊敬敬喊声哥,等到他舒展眉宇露出一个笑,我就继续大着胆子喊他二狗子。

张继科就表面唬人,我极少看见他真正生气。我生平没怎么见过事业领域里狂拽酷炫转身走到生活里低调谦和甚至二得有点可爱的人,张继科算一个,目前唯一的一个。他在省队的时候我偶尔去看他训练,就看见他休息间隙抱着他的道哥,让那个糯米团子待在凳子上,他就在一边蹲着看队友练球。他蹲着的时候倒是和坐在椅子上的道哥差不多高,一大一小两颗狗头,一只认真看球的大狗狗,一只陪着自己的傻爸爸看球的小狗狗。

这样的场景我是无缘见到了,怀念之余不免也惋惜。但转念一想,张继科这样的人就是要去更大的赛场的,他就是要聚集整个赛场以及赛场之外全世界的目光的。青岛太小,省队太小,容不下这个生而为王一身反骨的张继科。

张继科去北京以后,我也很少去那个地方撸串了。傍晚路过的时候跟老板打声招呼,转角经过马路牙子瞟一眼那一块地方,似乎还是光溜溜,但没人陪我一起坐,我走到那边叉开双腿坐下来的意兴也阑珊。我每次经过那个地方就想到张继科,想起那个大裤衩子人字拖老头衫也遮不住朝气的少年人,想起那个收拾行囊踏上一条未知道路的勇者。我觉得他实在是要给自己争口气打出来,不然都对不起这么多好吃的串串。

07年萨格勒布世乒赛,张继科和一个姑娘混双二轮游。消息出来的时候我立马给他打电话,我说哥,不要灰心。

电话里的他愣了一下,随即就是一声大笑。他说灰心?灰什么心?

他说我去年回的国家队,一回来就看见当年不如我的人跑到我前面去了,我打不过他们了。

他说我一回来,首先投入的角色就是给皓哥马哥他们做陪练。陪练你懂吗,我针对性地帮助他们提升,然后在这个过程中自己摸索涨球。

他说我已经不是那个被人捧为天才少年天生冠军的张继科了。

他说我还没有打出来,我还没有足够于队友抗衡的水平,我还没有得到冠军,我还没有成为大满贯,你叫我怎么灰心啊。

他说,我不可能灰心的。

我以为他多多少少会慷慨激昂一下,至少最后那句话一定要铿锵有力,吼出一个命中注定大满贯的风采和自信来。

可是他没有。他就那么平平淡淡地阐述事实,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甚至还带着最开始那一声大笑尚未消退的笑意,我闭起眼就仿佛看得见他在另一边弯成两弯月的笑眼。他轻轻松松,说笑一样。他说,我不可能灰心的。

好吧狗子,我这个二傻子姑且相信你了。                                                                      

08奥运会之后张继科开始在神魔扎堆的国乒队绽放光彩了。我没有那么多时间盯着张继科的动向,因为我也忙着自己的工作,但是关于他的种种却也无一不知。我知道他在乒超联赛上表现抢眼,我也知道他在全国锦标赛上一鸣惊人,我更知道他在过年回来的时候,已经变得成熟不少了。

他来找我,我去见他,我看见他在羽绒服包裹下也清瘦得很的身躯,我看见他细腻的眉眼。刻意忽略他眉心微蹙的化不开的心事,我依旧可以看见他看见我的时候熟悉的嫌弃意味,以及眼角眉梢隐隐的笑意。

好久不见,撸串吗傻子。

……老板回去过年了狗子。

……噢。

他把他家的狗也带来了。道哥还是那个模样,小小的仿佛永远长不大,小爪子扒拉着张继科给他的玩具孜孜不倦涂抹着自己的口水。道哥好像是张继科捡的流浪狗,本来以为快要死了结果还愣是给他救活了,如今蹦蹦跳跳一点也看不出当时奄奄一息的可怜模样。用张继科的话来说,狗是贱命,沾土能活。用我的话来说就是给它一滴水就可以长出苍天大树给你看。

张继科和我一起玩切水果,玩着玩着我撂了手机不玩了。

怎么会有这种人?长得俊脾气傲打球好,就连玩小游戏也不给我占一点便宜的。

他又笑我,笑得眼角皱起细纹。他说傻子,你还真是个傻子。

我说狗子,你还真是个狗子。

说话间就想起去深圳出差的时候,住宾馆无聊便听同事侃大山。同事香港人,来大陆的日子不长,说话间经常不自觉蹦出粤语来。他说你看看我们,二十出头就已经老成的很了,也是哦,都男人老狗了,凭什么不老成。

本着勤学好问的精神,我立马恭恭敬敬认真诚恳小手并在一起放在膝盖上地请教什么是男人老狗。

一边一个在港澳混的有些年头的东北大汉大笑一声,代替冥思苦想的香港同事开口了。他大声说就是爷们儿,什么鸟事都见得多受得多的爷们儿。

想到此处,我嘴里喃喃直接说出了声,傻乎乎没头没尾四个字,男人老狗。

看看对面瞪大眼睛满是不解看着我的狗子,我很是不屑很是傲慢地一勾嘴角,我说我。

张继科咧开嘴笑,他问我你家有啤酒吗。

我说有。

他操着纯正的青岛话,大声催促我,蛤啤酒蛤啤酒。

于是我们就对饮起了酒。张继科酒量是真的不行,喝的上脸,歪歪倒倒眼神迷离还一个劲地给自己灌。我说狗子你别喝了还没过年呢,等到过年了再一醉方休也不迟。

他说不老子就要喝。

看着兴冲冲地灌自己酒的张继科,眼光落到他开啤酒罐时右手的老茧上,陡然心惊。那些茧很有些时候了,也是,旧茧没消退下去新茧又覆盖上来,层层叠加也就是这样坚硬的老茧了。我突然发现,我还没有问过他这两年在国家队怎么样,他也没有跟我开过口。

我抬起头就要去问狗子,结果他已经歪在沙发上睡着了,脸红通通的。我从没发现过这个赛场上日着对手赛场下怼着朋友的人那么瘦。

他怎么可以那么瘦呢。

之后的几年极少见到张继科,就算是他偶尔回一次家他也把自己扔在乒乓球的海洋里遨游得无法自拔。我也想再跟他约一约老地方撸个串什么的,但老板也是凡人,也是要过年的,不能等着一个只有过年才能多待几天的人,于是作罢。

我也知道张继科的路越走越顺了,他开始夺冠,媒体新闻上开始频繁出现他的名字,他开始有了球迷,虽然不多,但是会每场都有那么一些,待在小小的一块地方,声嘶力竭地在如海啸般的呼唤别的球员的名字声中撕开一道口子,把憋尽全力的一声声“张继科”送到他耳边。

正是如此,我知道他不能懈怠。他走得越顺,他手里的东西越多,他背负的目光越多,他就越不能输。

我不愿意打扰他,我不能耽误他的时间。我不能做他事业上的推力,至少也不能成为他的阻力。

我看见荧幕上的他卸去全身的力往后躺倒在地上,双手久久捂住自己的脸,一撮头发被指尖顶起来;我看见他一翻身站起来,和皓哥击掌示意;我看见他撕碎自己的红色战袍,发出一声不是从喉咙里而是从胸腔里爆发的长啸。

那声长啸积攒了太多的郁气,带着激情和释然浩荡之气,直冲云霄。

终究是迟来了,但还好没有错过。

我不知道他躺倒在地上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

然后是又一年的奥运,张继科没有像08年那样松手放过这个机会。他随队前往雾都伦敦,右手执拍恍如手中握有上古名剑,移形换影间,每一声清啸每一个低吼,都像一个真正的剑客,一个真正的孤胆英雄。

然后他发个空间,设置了谁谁谁不可见。他说找不到打球的乐趣了。

我当时不顾伦敦时差一个电话call过去,劈头盖脸一顿骂。我说狗子你变了,你好不容易站到奥运赛场了,离你的大满贯就差一步了,你都要走上人生巅峰了,你他妈跟我讲你找不到打球的乐趣了?

他一点也不急,轻描淡写的,找不到乐趣了又不是不好好打,放心吧啊傻子,看我拿个冠军回来。

我一听就要哭。张继科啊张继科,你到底经历了什么鬼,没有乐趣了就不玩了好不好,我们回青岛撸串喝酒吹风调戏小摊老板好不好。

他就笑我,他说你就这点出息。

是是是您好男儿志在四方无所畏惧披荆斩棘世界冠军。

妈的这个人还真敢接,他说世界冠军现在算不上,但是马上就是了。

我没什么好说的,他也在那一边沉默。我们隔着几个小时,隔着白天和黑夜,在同一片沉默里各怀心事。我心里在想这些年他的变化他走过的路,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自从六年前他返回国家队后,我就基本上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那个老板,我很久没见到他了。张继科开口,隔着几千里的距离通过电波迷迷蒙蒙。

真想再回青岛吃一次串串。

我告诉他,这个老板看你比赛的,他是你球迷,他前几天才跟我说起你。

张继科很高兴很惊喜,他问我真的?我说当然啊,他说你可铁血了可有魄力了,你原来总在这里吃串串他觉得非常惊喜和光荣。

张继科说那好你告诉他我要让他更惊喜和光荣。

我知道这通电话没有什么意义,我劝服不了张继科,没人能做他的主。可我虽然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但我能够迷迷糊糊地感觉到,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和我一起撸串喝酒吹风调戏小摊老板的穿着大裤衩子人字拖老头衫的少年了。

眼泪从眼眶吞咽进胃里,血液从胃里倒流向眼眶。

他是个男人了。

2012年伦敦奥运会男子新科冠军,张继科。

张继科凭借伦敦一役收获粉丝无数,我替他高兴,因为我觉得这样的张继科实在值得有人喜欢。但是人红是非多,当然也有不少人赶着趟骂他,骂他的张扬狂傲,骂他的肆意洒脱。像张继科这样性格过于出挑的人,受到这些指摘很符合网络喷子流行喷人趋势。把他们没有的做不到的优点歪曲成喷点黑点,是他们一贯的能力,虽然歪曲了我也还是看不懂喷点黑点在哪。

我突然有点想念那个只能电话交流的年代了,现在网络更新日新月异,面对新的东西我这个大龄青年总是摸索地手忙脚乱。原来张继科还只有切水果这种游戏嘲讽我,现在他也可以从DOTA这个角度来嘲讽我了,虽然他也不玩。

他没有时间呀,他哪里来的时间呢。

他还得继续走呀。

13年巴黎世乒赛卫冕成功,他在一路追光下跑到了叔叔阿姨身边,双手握拳两臂展开再次仰天爆发出一声怒吼。

喷子曰:看把你厉害坏了,吼什么吼?你就不知道收敛一下吗?那么着急跟你爸妈分享喜悦吗?

我当时不在现场,很遗憾没能让喷子带上我的名字,不然还可以说:看把你厉害坏了,吼什么吼?你就不知道收敛一下吗?那么着急跟你的帅逼朋友分享喜悦吗?

我说狗子,要不你收敛点咯,我看你被喷的我都疼。

自从张继科国乒小藏獒的名号叫开了,我越来越佩服自己的先见之明,叫他狗子的频率变本加厉。反正球迷叫你狗哥,我叫你狗子,差不多的嘛,你也没理由凶我对不对?

张继科迷瞪瞪地看着我,抓了抓头发。他说有吗,我怎么不知道。

14年杜塞世界杯斩获冠军,他握拳怒吼,激动地满场跑,附带踹碎了两块广告牌。

喷子曰:看把你厉害坏了,狂什么狂?你就不知道收敛一下吗?你一定要释放自己不顾队友心情不顾国家颜面吗?

这下事情闹得太大,张继科不闻窗外事的耳朵终于动了动。他迷茫地问我,为什么他们都说我错了?

我想了想,义正辞严地回答他,反正你是张继科,你是那么狂的张继科,你踢广告牌就是错的。广告牌怎么了?广告牌憋屈地在你胯下钻来钻去,广告牌只想安安静静开开心心地围在球台旁边看个比赛不被打扰而已。你踢广告牌的时候考虑过广告牌的感受吗?没有,你只想到了你自己。

张继科被我教训得心悦诚服,转头就豪气冲天地把奖金悉数上交。虽然这个举动还是没有完全安抚兀自高潮的喷子,但是至少张继科很高兴很愉快,同时我在他心里从傻子正式进军智障席位。

虽然走得艰苦但好歹算是顺利的路在15年中断了,张继科腰伤复发,很严重很严重的腰伤。我知道了只是皱皱眉,但并没有那么铺天盖地的难过。运动员嘛,谁没有几个腰伤肩伤旧疾什么的。要续写辉煌只能尽力跨越这个障碍,相信狗子,看他的。

可是紧接着,俱乐部纠纷的事情又被炒的沸沸扬扬了,就是在青岛这块地方也算是新闻一件。死寂了一年的喷子们再度高潮,跟着各大带节奏的媒体脚步操心操肺,兴奋地拿无形的脚踹着张继科的后背,带着原始的快感和残忍,只想看他一头栽下去再也起不来。

张继科再怎么狂傲,也只是一个运动员。张继科孤立无援,张继科百口莫辩。

我久违地又难过了,打电话给他说,老张,你也走了那么多年了,坚持不住了就回来吧,我们一起撸串喝酒吹风调戏小摊老板,就像九年前一样。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心里一沉。竟然都九年了。

电话那头他的声音很疲惫。他可能是躺在宿舍的床上休息,可能是刚刚训练完了坐在一边喝口水,也有可能是接受了一次治疗后正在恢复身体。总之,他很疲惫,本来就低沉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像卡了一口压抑在喉咙里的痰。

他说不走,我不走,我还要留在这里。

我见他这么执拗就有点急,一开口就噼里啪啦,我说老张,你是大满贯了,一个乒乓球员的目标你差不多都达到了,没有什么可丢脸的,你还是英雄,还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张继科。

他说傻子,我想拼一把里约。

我张张嘴,无话可说。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张继科永远不可能待在青岛,待在省队,他生而为王,他生来就应该站在赛场上,被一群人高呼名字,被万众敬仰。只是我太过浅陋,不知道他的目标那么宏大。

我说张继科你是打引号的藏獒,但你不是藏獒。

我说张继科你是狗哥,但你不是狗,你是人。

我说张继科你救活道哥的时候说狗是贱命沾土能活,但你不是贱命,你再瞎沾土你就要死了,你再这么作贱自己的身体迟早有一天会被你自己玩死。

说着说着我声音就有点哽咽。他这是为什么呢,他怎么就这么不知足呢,他怎么就那么……不懂照顾自己呢。

他沉默,他不理我。最后的最后他只是说,傻子,我一定会打到里约,你看着吧。

他还真打到了里约,还差一点就实现了双满贯神话。

并且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更多的人看到了他,心甘情愿地拜倒在他的运动裤下归化成他的球迷。同样意料之中情理之中的,更多的喷子选择了鼓起劲继续高潮来诋毁他。

他比四年前更火了。

他走上这条不知归处的路十年了。

里约采访里,他说,为国而战,死在赛场上也无所谓。这句话可能别人说来多少有点矫情,但他说来就是刚刚好,自尊而高傲,忠心而热忱,那么完美得符合这个人的形象。

这句话还有另一种理解方式:苟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祸福避趋之。

在我跟老板反复地核对行程后,张继科回到青岛,终于吃上了串串。老板笑开了花,卖力地烤着串串,还是拿了惯有的分量,连辣酱刷几下蘸多少烤到什么成色都不会出一点差错。我俩还是溜到那个马路牙子,一屁股坐上去,叉开双腿分开双腿抵地手肘支在膝盖上,上身前倾嘴里不住吹着手里烤的流油的串串,在夜晚青岛颇有凉意的咸腥味海风里美滋滋摇头晃脑,十足的俩大爷。

我说老张约你撸个串真是不容易,这么一约让我等了十年。

张继科吃相怂的一逼,他开心的像个孩子,被烫得龇牙咧嘴没空理我,好不容易吃完了一根心满意足舔舔嘴角,慢条斯理开口了。他说十年了,不也还是坐在这个地方么,都男人老狗了,计较日子久远做什么。

我惊得几乎跳起来,老张老张,你怎么知道男人老狗的?

他白我一眼继续吃吃吃。我一想也是哦,国乒队深圳那边也经常跑的,队里应该也有说粤语的人吧。

我不再深究,掏出手机打开网易云,递个耳机给他,老张,你听听这个歌,戴荃的《悟空》。你听听看,像不像在唱你?

我听这个歌好一段时间了,每每听起就想到张继科,想起他这跌宕起伏充满神话色彩的十年,想起他这个跟孙猴子有得一比的顽猴。我怀着十分期待的心情,看着他皱皱眉一脸嫌弃但还是接过耳机戴上,结果刚好唱到那一声吊高音的“佛祖”惹得他立马摘了耳机扔我怀里继续撸串。他含含糊糊说这什么玩意儿,还不如我的南方姑娘。

我毫不气馁再接再厉,我保持着递耳机的姿势,你继续听听,听到后面,真的很像在唱你诶。

他兀自撸串不再理我。

世界上总有那么一种人,你好心好意给他安利,他全身细胞都在说着不听不听并且把你当一只念经的王八。

张继科败给李尚洙的时候我眼前一黑,我知道网络方面又要爆炸到一度不可遏制了。

他只是一个运动员,一个想好好打球多坚持一段时间的运动员,怎么他打球的一生,就这么难呢。

他是那么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乒坛的乱世巨星,怎么他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就要遭受这么多伤痛和非议呢。

他是世间少见的纯粹灵魂,是坠落凡尘的迷路星星,是写意江湖里走出来的剑客。

他怎么就那么难呢。

要命的是外界对他不好,他对自己也就这么好。他几乎是在使用着自己,消耗着自己,连怒吼和释放都是燃烧生命般的。

日边红杏和露栽,料是均未及他流转秀目桃花眼。

自是高士晶莹雪,却总敌不过他面色微冷眉心月。

他是那么一个内外皆美,有着美少年的眉眼却有着名将气度的男人,一个灿星子好月色都在他眼中的男人。

怎么他这些年,就那么难呢。

我实在不敢说,老张你回来吧,你不要再打了。我知道他肯定又要反驳我。我说了,我劝服不了他,没人能做他的主。

所以我只是说,我说老张,这么多年了,经历的鸟事也够多了,不求你功成身退,只求你放过你自己好不好?

他说好。

答得倒是利落,不知道他有没有记住我的话。

就当他记住了吧。这些年啊,他也真的是男人老狗了。

我叹一声,又问他,狗子你知不知道这条路剩下的部分有多难走。

他说我不知道啊。

这下没等到我又问他了,他紧接着说下去。

我是不知道啊,不知道怎么啦,走就是了。

——

两边热度都想占的确实很恶心,被人撕也是活该,粉丝多就挂人了不起啊?反手就是俩煤气罐。

张少年啊!停电太太简直我圈明灯!❤❤❤

停电电电电电电电:

【张若昀】【花儿与少年3】【40s】STAY

忙里偷闲的摸鱼,一个40秒快剪,头一次尝试综艺剪得乱七八糟[二哈],勉强作为儿童节贺礼吧,祝大家六一快乐!

素材来源:花儿与少年3BGM:Stay

是的我其实是在卖安利,张老师非常好看了